程序员坐牢了会被安排去写代码吗?

程序人生 / 2022-10-11

刚进去还没坐下,二层铺上一个兄弟张着烟腔嘴哈哈道:“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哈?”

我:“快播的开发者。”

兄弟:我草!兄弟你等我一下,我要感谢你一下。”

只见上铺那兄弟翻身下床,一个扑通没站稳,给老子跪了。

我:“哥们你用不着这样客气吧,你要不介绍一下咱进来后有什么事可以干,怎么才能减刑哈。”

兄弟:“是这样的,我最近计划搞个监狱创业项目,就是在监狱里面搞个软件外包服务团队,专门给监狱外面的客户开发软件。”

我:“我草,你特么的是在南京犯的事吧,怎么张嘴就是软件外包啊!”

兄弟:“你听我说啊,咱们的监狱里面关着大量优秀的开发者,虽然犯了事但是优秀的干活能力还在啊,要是全都荒废在这里等待时间的侵蚀,还不如搞点活给他们干干,赚点钱,以后出去也能买个房什么的。”

我:“那你现在最大的困扰是什么呢?”

兄弟:“是这样的隔壁间里面有个兄弟是做qt开发的,现在麒麟上客户端项目越来越多了,但是qt开发者监狱里面和监狱外面的加起来也不够用。我想让他培养一批监狱里的qt开发者。”

我:“直接跟他说不就行了。”

兄弟:“但是这老哥说,老子好不容易进来坐牢,你居然让我写代码?还特么的让我教别人写代码?”

我:“啥?他居然这么说?”

兄弟:“问了好几个程序员了,他们在外面996干伤了,进来后直接躺平了,不想干了。”

我:“这样吧,这个项目我干ceo,你干cmo,我60%股份,你30%,10%留给技术团队,现在这个项目估值500万,我明天去食堂融资。”

第二天中午食堂

我:“进来前有做金融的吗?或者富二代官二代的也行。”

上铺兄弟:“你傻啊?哪个富二代官二代跟咱关一起啊!”

我:“这里面还这样啊?”

过了一会儿,过来一个遭老头子。

老头子:“小友,你想干嘛呢?”

我:“大爷,你是怎么进来的哈?”

老头子:“艹,在朝阳区嫖娼被人举报了。”

我:“那不对啊,你怎么关到这里了啊,你应该去拘留所才对啊!”

老头子:“我这比较严重,药吃多了。小姐住了几天医院,嘿嘿。”

我:“我草,你可以啊,你个lsp,进来之前干什么的?”

老头子:“混中关村的投资人啊!”

我:“那我跟你说个项目,你看看投不投啊,这里条件欠佳,我就不写ppt了,直接嘴巴说了哈。”

老头子:“我草,你特么的快说,我都几个月没看项目了,内心太空虚了。”

我:“我想做两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一个监狱毕业人员的社交app,另外一个做监狱内对外的软件外包服务。”

老头子:“监狱凭啥让你在这里经营呢?”

我:“我会无中生有啊!”

老头子:“你要是能让监狱里面可以给你立项,我就投了。”

我:“行吧”

中午吃完饭,经过努力得到像监狱长汇报的机会。

我:“监狱长你好,我有个想法想跟你聊聊。”

监狱长:“你们程序员的想法真多,你说来听听呢”

我:“咱政府对劳改犯出去之后不再犯罪,有没有什么考核指标?”

监狱长:“你说的是劳改后犯罪率啊,有是有,但是还没形成明文规定。”

我:“就是还没纳入kpi考核啊,如果我能把这个考核指标量化了,还能以不违法的方式对每个劳改后的人进行24小时实时监测他们的行为,你说这个项目会不会提升咱们监狱的政绩。”

监狱长:“其实这一块一直是由警方和我们一起来做的,但是实时监测这个太夸张了,如何做到。”

我:“如果有个劳改毕业后的app,大家用他聊天,用他找工作,用他交友,用他查档案和干各种事呢?”

监狱长:“你这个好像听上去还可以”

我:“我要打造另外一套互联网体系,叫做狱联网。”

监狱长:“小伙子,展开说说呢?”

我:“这个app叫对外做 立新app,对内叫做狱信。劳改毕业后颁发一个账号,用于汇报自己遇到的困难和自己在外的继续改正的战绩。例如app每天会显示你已经与狐朋狗友200天没见面了,击败了全球50万立新人。”

监狱长:“这个想法很不错啊,继续呢。”

我:“咱还有很多功能呢,例如你曾经的狱友张三因写ppt忽悠造电车诈骗农村妇女2000万美金,现已经逃亡海外,如果与你联系请立即告知警方。”

监狱长:“哈哈哈,如果犯人有困难我们怎么帮助他们呢?”

我:“如果是经济困难我暂时先不说,但是如果是心理问题我有方法。”

监狱长:“你说说看呢?”

我:“把监狱里的心理医生以及风水算命师傅们召集到一起,给他们一个kpi指标,完成多少劳改毕业生的心理辅导给多少个小红星,app显示你又拯救了第几个立新人,击败全狱200名同行,为你减刑0.2天。你的行为挽救了一个家庭,你的善良感动了我们。安抚记录匿名处理后在app首页滚动让大家点赞,狱内的心理辅导师们此时内心正义感爆棚,爆肝996主动上线加班,7x24x365 满血改造。”

监狱长:“你是想通过互联网让服刑人员服务已出狱人员,用科学的方法和技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让犯人治愈犯人?”

我:“监狱长您总结的太到位了,我这个就是想通过利用互联网将两个世界的人链接在一起,让他们左手温暖右手,让他们可以有正常的人生和再次造福社会的机会。”

监狱长:“那你想让我帮你们做什么呢?”

我:“您只要答应愿意去省里申报个科技项目,我这边马上安排人手写ppt给您准备汇报材料。只要能立项费用我们出,申报下来的费用你们给女子监狱那边做个呼叫中心,找些美女出来接电话转电话就行了。”

监狱长:“那你这边还有什么私人要求呢?”

我:“我当然希望我的行为可以得到减刑啊,我出去会继续好好为社会服务的啦。”

监狱长:“咱这项目的知识产权归谁呢?”

我:“当然是归国家啦。”

监狱长:“先归口到咱们监狱,然后竞标运营权,外包出去,我们没那么多人力。”

我:“监狱长咱监狱里面不就是丰富的人口红利和教育红利吗?”

监狱长:“我接触很多互联网领域的骗子,但是还是第一次听说 云监狱 这种项目的,居然有人要把监狱开到互联网上,还能把模式给说通了,你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我:“入职上一家公司以为就是开发个视频播放器,结果没想到这个视频播放器被用户拿去看小黄片了。”

监狱长:“技术是工具但是他也要听我们的指挥,不听我们指挥的技术肯定会因为疏忽监管,走向犯罪的深渊。”

我:“您说的是 你们指挥方向,我们负责干!”

监狱长:“行吧,你去写ppt 明天下午两点给我再汇报一下。笔记本电脑已经安排物资部的同事帮你办理了。”

-------------------------------------------继续更新-----------------------------------

上午、艳阳高照、省司法厅,坐地起价

监狱长:“我们在今天给各位领导和同事们汇报一下我们申报的科技项目,大家请看ppt”

10分钟后

技术员:“这项目技术上我们觉得没有任何问题,难度上也不存在技术攻关,后期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来自项目的运营,很多人走上社会后会不会继续使用这个产品需要调研一下。”

监狱长:“是这样的,有些通知和信息我们打算用这个app向立新人来进行推送,另外会经常推送一些出狱后的人过上正常人生,不再犯罪的软文或者广告。”

厅长:“我看懂了,你们是想让监狱内的人才继续服务社会,并且让他们互相帮扶,走向人生正道,但是这个资金预算我们需要看看立项后有多少资金可以给到你们狱。”

监狱长:“感谢厅长,感谢厅长。”

厅长:“你上次电话里说你们后面有个功能显示,你已经多少天没有犯罪,击败全国2000名立新人。”

监狱长:“对对,我们会让入狱的产品经理们设计很多奖励的小指标,注册app后会给这些人分配一个账号,账号会自动生成一个昵称,例如姓王的注册后昵称就叫王立新,然后就是什么张立新,刘立新,避免重复就是姓名+立新两个字,例如亦凡立新。”

厅长:“哎呦,你这个四个字的名字看着还有点洋气啊,哈哈哈,希望他们这些人都可以立新做人啊。”

监狱长:“我们现在已经称他们为立新人了。”

监狱,立项书正式下达。

监狱长:“小伙子,这是省厅给的立项书,以及300万的拨款。”

我:“我去啊,哈哈哈。真的可以啊 你们这效率。”

监狱长:“改造你们我们还是愿意花本钱的,但是你们要出点像样的成绩,别让我们这些看着你们的人失望。”

我:“好嘞,我这就去找民间资本来推动咱们狱的数字化转型。”

监狱长:“那看你们的积极表现了啊”

食堂:

我:“那个,糟老头子,你过来聊聊。”
老头子:“臭小子,你真的让他们立项了吗?”

我:“这是省里给的立项书,原件在监狱长那里,我这份给你看的是复印件,你准备准备我要带你去找监狱长汇报一下的。”

老头子:“我去,你这臭小子还真有点水平啊,狱长都被你忽悠下来啊。”

我:“这不是不想看着这里的兄弟躺着浪费大好青春吗?就让大家起来干点实事了啊。”

老头子“我听你们的CMO说了一下商业计划书,但是问题是咱们以后怎么赚钱呢?你这个搞的很像是做公益啊,我们这些投资人怎么办呢?”

我:“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是公私合营,整个方向性的东西肯定是国家说的算的,我们要做的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将兄弟们带出去成为正常的人,合法的人,这种社会价值是大于一切的,所以基于这个点我们要做一下周边的产品服务设计,而这些服务是我们接入的,收益就是来自这里。”

老头子:“你说一个点让我听听呢?我看看我会不会多投点。”

我:“比如针对刚出狱的立新人给的第一笔小额贷款,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老头子:“我靠,你这靠谱吗?这些坐牢的家伙有偿还能力吗?”

我:“你个lsp,我问你你是不是也进来了,你有没有偿还能力呢?”

老头子:“我去啊,你这好像也有点道理啊,哈哈哈。继续说。”

我:“劳改犯是犯错的人,但是偿还能力肯定是在的,他们为什么不能成为银行的服务对象呢?”

老头子:“如果你的平台搭建起来,你就有了哪个立新人的出狱信息,如果他们有经济困难可以让他们来你这里登记贷款。你这就成了第一手的获客平台啊。”

我:“你这个lsp果然懂的多啊”

老头子:“我看你不像是单纯的做技术的啊,老实说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哈哈哈,暂时先不告诉你,你先钱掏了再说,你钱打到监狱,按照捐款进来,我去跟狱长要场地,然后买电脑,咱们开干项目了。”

老头子:“那CFO这个岗位我能不能干了,这个位置给我了好不好?”

我:“股份我都分完了,我那上铺给了30%的股份,我60%,技术留了10%,你要是进来你自己看,要不然你多掏点我们卖点股份给你?”

老头子:“你小子比贾跃亭厉害啊,人家好歹有个ppt,你就一张嘴啊,真是厉害啊,我特么的着了魔了, 下午给你转100万你给我5%股份。”

我:“大爷,这个不行啊!我现在有了典狱长的立项书,我得估值已经变了啊,现在的估值是5000万了啊哈哈哈。”

老头子:“小伙子,你这坐地起价啊。”

我:“大爷我们看个数据啊,中国在监狱的犯人接近200万人,目前全国共有监狱681所,在职监狱人民警察30万名,押犯194万人,看守所还关押了大量即将判刑的嫌疑犯。”

老头子:“这用户也就顶天250万人,250人的app算什么啊啊。”

我:“大爷你忽略了一点,咱们这个app是特殊app。不是什么陌陌和微信,也不是抖音和快手,是其社会价值极大的特俗app。”

老头子:“这东西哪里特殊了?”

我:“首先人力资源成本秒杀一切地域的人口红利。现在只有监狱才是真正的人口红利中心,外面没2万一个月,你能找到知乎上那些年薪百万的程序员?”

老头子:“说的也是啊?然后呢?”

我:“然后还用说,你用脑子想想想啊,立新人的婚姻中介服务,她们出狱了要结婚要过日子的吧,很多人进监狱 都离婚了,那么他们再找外面人别人信的过他们吗?如果按照门当户对来说,咱们有大数据可以通过最优的算法给他们匹配一个相亲对象,你说这个成功案例有多大啊?”

老头子:“婚介app有那么多,你这个靠谱吗?”

我:“哈哈哈,特么的其他app里面的数据对不对我不清楚,但是咱们狱出的app,里面每一个立新人有几根毛我都能给写清楚,想搞欺骗?没看我刚才说了政府背书啊!相亲app已经被已婚大叔当作用来欺骗未婚少女的约炮平台了。”

老头子:“哈哈哈,我的确用婚介app睡过妹纸,你这个项目我动心了,我感觉你这个app可能要比其他app的数据还诚信,毕竟都是真实的数据匹配啊,不像他们那些个商业app全是胡编乱造,美颜离谱的妹纸。”

我:“话说lsp你也玩了那么多菇凉了,你不觉得你这么缺德,得为社会偿还一点输出啊?”

老头子:“给你500万,你转我5%股份就行了,然后让我干个CFO,后面几轮融资我来做。”

我:“好嘞!等你钱到我私人账户,我带你去见狱长。”

老头子:“我500是投资这个项目啊?”

我:“没事,股份我转给你一样,我回头捐进来,这名声肯定是留给我自己的了。”

老头子:“我草,你小子真是特么的奸商。”

我:“那有你奸啊,先说好了,这个钱我要人民币基金出,你别把我卖了搞个美元基金进来。”

老头子:“放心,这特么的是我私人出。”

我:“你特么的还有中国户口簿吗?”

老头子:“哈哈哈,我媳妇还是中国籍。”

我:“那还差不多。”

---------------------更新------------------

时隔三天,食堂,立项

监狱长:“小伙子你的捐款我们已经收到了,感谢你对本监狱的支持,希望咱们可以为社会做出真正的贡献,将这些写在计划书里的事一一落地,来,大家举起手里这杯水,狱里是不让喝酒,咱就饮了这杯水,为人民服务的任务跑起来。”

上铺兄弟:“狱长,我们应该算不上人民了吧,我们都到这里了。”

监狱长:“小伙子,进来也是进来的人民啊,只要还心系为社会做服务,积极改造自己那就是好同志啊。”

我:“各位兄弟,今天狱长给咱们一次立新做人的机会,咱就把活儿干漂亮了,积极投身社会化的数字转型,用高科技技术为咱国家,咱社会,咱老百姓们好好服务。争取减刑,争取走向人生正轨。”

监狱长:“来,干了这杯水,为大家立新做人干杯!”

监狱长在批了一块200平米的办公场地,我从大爷那边套来的钱都捐进来了,项目组也成立了。大门上写了四个字:立新项目组。

监狱长:“小伙子,省厅的领导计划2个月后来这里参观视察,兄弟们的进度得赶紧啊!”

我:“好嘞,领导的视察就是我们的动力,2个月没问题的,996 都干过了,这里好歹还是双休呢。我们会自觉加班的。请狱长放心!”

物资组员:“小伙子,这是你们的要的电脑全部都是高配,显卡用的是3090,性能很不错。一共买了20台电脑,单价7000元一台。”

我:“兄弟们分电脑了,需要什么软件写到这张条子上,我回头上监狱物资部的领导给咱都下载过来。”

上铺兄弟:“老大我想下个QT,以后出去还能干外包。哈哈哈”

我:“你学啥都可以,但是两个月后领导来视察,你先给我把立新大屏给做出来。”

上铺兄弟:“啊?大屏啊,要3D的还是2D的哈啊!”

我:“开机一个3D地球,显示20万个小点,每个小点代表一个立新人,然后你去想自己张图表放上去展示一下领导们关心的指标就行了,至于关心什么你去调研,我要去化缘了,咱们以后产品上线了服务器还没落实找哪家呢?”

上铺兄弟:“好嘞,我去调研需求然后做个原型。但是立新人那边的终端需求谁去整理呢?”

我:“肯定是找在这里关押时间最久的人调研需求了。”

上铺兄弟:“那得找老金了,他关这里好像有20年了,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他。”

我:“那他是什么专业呢?”

上铺兄弟:“好像是个老电焊工,你想让他干需求分析师的岗位比较困难。”

我:“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上铺兄弟:“他工头不给他工钱,他自己造个炸药把那工头和工地炸上天了,工头摔脑残了,至今未好,他当时被判了死缓,然后一步步减刑到现在。”

我:“能造炸药估计也不是俗人,我去跟他会一会。”

跟老金一聊才知道,老金原来是化学老师,因在校做事公正经常得罪人,然后被人穿小鞋一气之下就辞职了,辞职后找不到工作,结果被亲戚安排到工地上跟人家烧电焊,可是工头不给钱啊,家里等着钱开锅,一来火自己做了个炸药就送那工头上天了,那工头也是命大被炸飞上天了还没炸死,摔到地上粉碎性骨折+脑震荡,躺着快20年了,还好家里有钱,要不然早就下去了。

跟老金聊了我的项目之后他决定可以试试,但是他要写个个人简历给我,让我按照正式点的样子面试他,让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已经离开监狱了,而是已经正式回归社会了。

第二天给老金安排了一个正式的面试,问了多是沟通的一些问题,但是老金觉得监狱里的人,个个都很聪明说话又很好听,对他们印象还不错,也没有什么矛盾,做些需求调研的事来说应该没啥难度。主要我们觉得这里的人对老金还是比较惧怕的,毕竟是一个可以手搓C4炸弹的人啊,也算得上狠人了。老金正式入职,负责终端需求采集,分析的事还是交给我的上铺兄弟去处理,这家伙在软件大道做外包做了十几年,后来接了菲律宾一单做菠菜,没想到被抓了。以为对外做外包没事,没想多境外分子居然对国内实施诈骗,坑了很多人,他被连带抓了进来。

晚饭,食堂,运营

老头子:“小伙子,我已经电话通知外面的兄弟把公司注册了,你55%股份,我5%,你上铺兄弟30%还有10%技术团队的股份暂时你代持,要是没问题明天我律师过来探视我,咱们几个把合同签了?”

我:“上铺兄弟你有意见吗?”

上铺兄弟:“我有什么意见,一切听你大哥安排。”

我:“那行,老头子你明天安排就行了。”

老头子:“对了,咱们需要用以后面注册的公司名义跟咱们监狱再签一个联合运营的协议啊,要不然咱们可能会白干的啊,所有的东西现在知识产权和版权都在监狱手里啊。”

我:“对,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但是我这几天已经安排人出去调研了,看看谁会来抢我们的运营权。”

上铺兄弟:“大哥,我们这个有什么运营权啊?不就是做一个大家用的app吗?”

我:“你傻啊?做外包做久了对运营一点都不懂吗?没看见我给你安排的是cmo首席运营官的岗吗?”

上铺兄弟:“我真的只懂管理团队,对市场真不懂。”

我:“你知道什么是通道费吗?”

上铺兄弟:“还真不懂啊?”

我:“所有第三方公司通过接入我们平台所产生的收益,都需要向我们上供通道费,类似于游戏上架appstore要被苹果分走30%的收益,咱们这个项目自然也要分钱了,要不然大家吃什么,云监狱怎么发展,真的全靠抓人进来做大基数吗?靠人口红利吗?那不就跟咱在外面996没区别了吗?”

上铺兄弟:“老大,你真特么的睿智,后面一切听你安排。”

我:“lsp,后面我们肯定不适合直接跟监狱来签联合运营协议的,这个肯定要走招标流程的,我们需要有必然胜出的把握来参与竞标运营权的。”

老头子:“现在好像超过30万就要竞标了,咱这个项目流水一年估计不会低于3000万,肯定得走招标程序的。”

我:“回头吃完饭放风的时候咱们再聊,先吃饭。”

晚上,放风,越狱

老头子:“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我:“当然想好了,还有谁比咋更了解这个项目呢,我后续会告诉决胜的方案。”

老头子:“我信的过你,虽然不知道你是因何事真的进来的,但是你给我一种是可以用智慧去做正确事的人,不像是一个犯罪分子,至于你到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们这个项目能成功就行了。”

上铺兄弟:“不好了,东边那边的犯人越狱了,都乱了。”

我:“我草,不会吧,那咱赶紧回自己的班房,不要跟混一起坏了咱的大计啊。”

老头子:“我还有5个月就出去了,我可不想跟他们混一起,赶紧撤。”

路人甲:“我草,刚才那个越狱的家伙真牛逼,居然从三楼高的地方一跳就下去了,翻滚了几下居然跑走了,特么的不会是个练家吧。”

我:“什么练家脑袋坏了还特么的越狱,也不怕被人突突了。”

上铺兄弟:“赶紧进班房,回头再聊,狗头保命要紧。”

老头子:“狗头保命要紧,一群傻子。”

过了半个小时,广播里有人说话了。

广播:“刚才有个重型犯人越狱逃跑,如果有知情不报的后面罪加一等,积极承认错误坦白的可以获得减刑。回头有预警会路过每个房间,要是有人想主动交代的尽快交代。”

监狱安保部

狱警A:“犯人是通过钢筋敲坏窗户然后从窗户爬上三楼的天桥,然后从天桥翻越到东边的围墙,纵身跳下,围墙高9米,居然直接跳下去了。”

监狱长:“这兔崽子真是够狠的,现在犯人抓到没有?”

狱警B:“已经在20公里外的山区发现了其踪影,预估晚上10点前会落网。”

监狱长:“尽快抓住逃犯,不要对当地人民财产造成损失。”

预警A:“10分钟跑出去20公里,这速度是路上翻到什么车上了吗?”

预警B:“爬到车上也没这块,估计是爬到火车上了。”

监狱长:“那么这个犯人会不会继续沿着铁路通过攀爬火车进行逃亡?”

预警A:“有可能,让无人机小组盯住来往的火车。”

预警B:“我带队从东边的河边巡视一下,那边有条河,河上经常沙船路过。”

预警A:“公安那边已经派人出来包抄了。”

晚上十点半 越狱罪犯在河边被狱警B抓到了,监狱里面开始各种通告。两名东区监管的狱警被抓了,据说是因为渎职,要送去审判,可能要判刑。

早上 食堂 新计划

老头子:“小伙子,咱们的项目还得继续,昨天越狱的那个小子不要影响咱们的项目就行了。”

我:“看来想在这里安稳下去第一步得把监狱搞安全了,要不然咱们这边在写代码,他们那边有人越狱,这不是坑爹吗?”

上铺兄弟:“老大,要不咱们先给监狱把安防系统升个级,省的特么的坏了咱们的大计。”

我:“这样吧,我以前手上有一套完整的AI视觉分析工具+物联网低代码平台,我就把他贡献出来了,回头去跟上面申请一下,让他们给咱下载过来,然后你找两个兄弟给他们整个监狱安保系统升级成全AI的,要不然狱警们打个哈气就让犯人找个漏洞搞出个越狱的新闻,草特么的,他们自己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咱们以后怎么可以开心的写代码呢。”

上铺兄弟:“大哥啊,你居然有这个的软件啊,太牛逼了啊!”

我:“我把整个策略跟你说一下,然后你带人去实施一下就行了。首先是这样的我们要以在押犯人的肢体动作和眼神作为判断其下一步意图的原始数据,然后按照这个建立一个分析模型,你去安排人给AI喂食,喂多了之后生成一个训练集,只要对方的眼神和肢体动作异常就开启相机追踪模式,并且用AR技术给这个人在软件里面显示一个头套,头套上显示其性别、年龄、身高、等等信息。”

上铺兄弟:“666,马上就去。”

第二天

上铺兄弟:“老大有个问题给你汇报一下,咱们狱的摄像头分辨率只能看见脸,看不见眼球,没法做眼神识别的,要搞的话得换相机啊,那费用不低啊啊啊”

我:“我操,怎么把这个忘了。”

上铺兄弟:“我们先自己出钱做个试点,等省厅领导来参观的时候一并演示了,我先安排两个人会用相机的人去拍一些人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来做训练就行了,后面有效果再让他们升级。”

我:“你小子果然外包干的多,对甲方爸爸了如指掌,我们先干点成绩出来。”

上铺兄弟:“对了互联网产品组那边已经各就各位了,老金已经把需求都整上了,然后两个产品经理在梳理需求了,这两个都是以前大厂的,因为腐败被公司举报抓进来了。”

我:“我草,产品经理也能腐败。”

上铺兄弟:“这两个产品经理跟运营合伙讹商家的钱,商家充钱买排名,但是排名还是低,给运营私人打了28万,直接干到了首页第一的位置,把平台充钱的大户干到了首页最下面,被客户举报了。主要是因为客户的儿子在里面干程序员,看了一下后台数据,充值和排名的关联性无规则,但是这土豪家的傻儿子因为没有权限看生产环境下的数据,所以也是黑进去看的,然后他自己举报的,结果把自己也整进来了。”

我:“啥?这一下子给咱整来两产品经理,还有一个大厂程序员哈!”

上铺兄弟:“那运营也被抓进来了,所以齐全了。”

我:“我去,这么邪乎吗?”

老头子:“话说我混社会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到犯人自己主动加固监狱的,你们程序员群体果然人品爆表,另外一件事就是古今中外凡成大事者皆是运气加身的,没有开挂的运气怎么可能建立一个帝国呢?或者说商业帝国呢?”

上铺兄弟:“我要是有个牛逼的爹,我会因为还房贷去接他妈的菠菜项目,所以我运气不行了,搞个外包公司还搞失败了,看来没有主角光环啊。”

老头子:“小兄弟,你瞧瞧你这不开始开挂了吗?”

我:“时也,命也,运也,咱管不了那么多,当下咱先加固监狱,迎接省厅领导视察,咱这刚越狱得给监狱长找点政绩回来,要不然他刚拿了300万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了。”

老头子:“小伙子做人有一套啊,哈哈哈。”

我:“大爷,凡事给咱铺过路或者给咱让过道的,咱都得把这些兄弟记在心里,但凡有机会咱就得把恩给报了。”

上铺兄弟:“难怪我那我看你一进来就有股老大的劲呢,都怀疑你是不是程序员呢。”

我:“什么老大的劲,创业失败分子而已,外面咱不行,没有天地,咱好不容易进来了,还不好好干一场。”

老头子:“你特么的真卷,进来了还特娘的连续创业,创业都创到这里面来了。”

我:“老爷子,你还不是一样卷,投资投到淫窝里了,这下可好了,直接投到监狱里面了。”

上铺兄弟:“妈的,这次要是咱再创业失败了,我就不创业了。”

我:“只要不被突突了,就接着创业,这一次就算个过程。”

老头子:“我看你们被突突了,估计可以面向阴间创业。”

上铺兄弟:“你别说啊,还真有可能上次我就在知乎上刷到一个程序员兄弟梦见阎王爷,让他开发个阴曹地府投胎管理系统,贼复杂了,结果这哥们说好不容易挂了,居然还要写代码。”

我:“真特么的卷,不吹了,大家继续搬砖吧。”

阴天,视察,惊骇

监狱长:“小伙子,他们今天下午2点来检查,你们上午可以演示给我们看看吗?”

我:“我十分钟后答复你。”

走进开发者

上铺兄弟:“老哥,后台数据还没有接入进来,估计明天可以搞定,现在跑的都是演示数据,展现效果还是很厉害的。”

我:“就是咱大屏是可以跑起来的是吧?”

上铺兄弟:“对的,我们做了两个大屏系统,一个是监狱数字孪生+Ai安保系统,另外一个是咱的云监狱大屏,就是你说一个地球。”

我:“里面的指标都有啥?”

上铺兄弟:“数字孪生主要列出了历史上曾经有越狱发生的事件点,并且将之前的事件因子全部在三维空间中画线连接在一起了,同时钢结构设计的老王在我们这做安全分析员,他发现东边的天桥设计有缺陷,利于攀爬。”

我:“还有其他指标吗?”

上铺兄弟:“有的,我们把消防,监控,温湿度,犯人活动的热力图都整进去了。”

我:“这些都不是痛点,有没有在犯人头上加个指标,潜在越狱风险值之类的。”

上铺兄弟:“我懂了,再加些指标,什么情绪指标,情绪事件,什么情绪低落,家里有事,外面有人找家里麻烦,等等之类反应犯人背景信息的指标。”

我:“暂时叫做情绪指标,行为指标,觉悟指标,先用演示数据,让前端那边加上这些展示label。”

上铺兄弟:“已经安排下去了。”

我:“这么快?”

上铺兄弟:“当年做外包给客户写了个oa系统,让物资部那边给下载来了,改了一下就内部部署了。”

我:“你可以啊,那云监狱的指标呢?”

上铺兄弟:“立新人的分布热力图,通过爬虫把新闻事件采集后与立新人地理坐标也做了个绑定关联。”

我:“我们app还没上线,哪里来的他们分布数据呢?gps数据没有的吧。”

上铺兄弟:“当然么有,全是演示数据,等app发布了,大家装上了才有真实数据,但是给领导演示肯定没有问题了。”

我:“OK,我去跟监狱长汇报一下咱进度。”

监狱长在开发组外面等我

我:“下午演示没有问题,吃中饭前给您演示一下。”

监狱长:“你别您您的,我怎么听着有点不靠谱呢,展示没有问题就行了。”

我:“放心吧!”

监狱长:“现在你们开发这个项目最大的难点是什么呢?”

我:“缺乏对监狱的运行体系的认知,以及管理体系的认知,所以我们的创新能力收到了业务知识不足的限制。”

监狱长:“早几天越狱事件,导致我手下的两名狱警可能因渎职问题会被判刑,对我影响也很大,有可能会被调走。”

我:“这么夸张啊?有人越狱还要对狱警判刑啊?”

监狱长:“渎职啊,在他眼皮底下居然能犯人把钢管搞进房间,把窗户撬开居然都没有被发现,真是拉胯。”

我:“他们要是被判刑,会来咱们监狱服刑吗?”

监狱长:“一般不会,主要他们之前在这里上班,难免可能得罪犯人,进来肯定会闹些矛盾。”

我:“能不能让他们来我们项目组啊,毕竟他们比我们更懂业务啊,你们也不用调警力配合我们搞研究,哈哈哈。”

监狱长:“那回头找他们说说,起码还算在我手下干活。”

我:“真的缺什么就来什么,看来咱这项目是可以完美上线的哈,哈哈哈。”

监狱长:“你可别再乱缺什么了,这两兄弟也是好不容易带出来的,后面到了你这好好管理,好好带。”

我:“到点了,到点了,咱先看演示。”

这监狱里面条件真的是比较差,我们这身份肯定是不会让进指挥中心的,先弄个电视机给领导展示一下子。

电视机一开,3d立体的监狱呈现在狱长眼前,各个方位的建筑,哨岗,天桥等设施应有尽有,据说因为监狱是30年前建的当时没有bim模型,上铺那兄弟现场找了个设计院渎职出来的狱友,手搓revit直接给画了一个监狱的bim模型出来,但是因为我们活动的区域就这么大,不可能把保密区域和看不见的区域也做进去。只见建筑物慢慢变透明,一个个犯人变的清晰可见,他们头上都带着一个窗口,上面显示的信息有,姓名,年龄,入狱时间,狱龄,当前情绪:稳定,7天内与谁交头接耳的次数统计,潜在越狱指数,潜在暴力指数,等等信息。

监狱长看了直点头,下午演示看来没问题,只见画面一切,钢结构件开始显示,其他设施开始变半透明,结构件的防护保养信息,什么刷防锈漆啊,检查扣件是否脱落啊,工单界面都跳出来了。这小子也是厉害居然做了视频画面与3d模型融合功能,好比把摄像头升到高空对着地面拍摄,然后把这个摄像头拍摄到的视频作为贴图,贴到模型的地面上,此时3d模型的地面上显示的是实时监狱地面画面,但是之前需要安保人员自己对着显示器上的9宫画面,自己在脑子里面构建空间信息,这下好了他们直接给干出来了,看来搞外包的人也是很厉害的,啥都做的出来。

下午2点半,省厅领导全部到齐了,我开始讲解整个系统的规划和demo演示,一套是监狱内部使用的基于ai人工智能辅助安保系统,另一套就是评论区说的狱霸系统,让出去的立新人可以为社会再次发光发热的立新app。

领导看了很满意,想让我们尽快把数据贯通了,起码是跑出真正的项目。争取节后跑出真正的项目。

空气良,pm2.5几乎不存在,竞标运营权

省厅长:“监狱那边搞的数字化转型项目很不错,ai安保系统和立信app即将上线,app运营需要一个第三方运营公司来运营,运营方案和实施内容就让竞标的厂家来写,与本次投标价格一起呈报上来就行了。”

采购主任:“我们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个app有别于过去以往任何一个app,其运营策略和思想都很复杂,早期肯定会存在运营结果与我们想要的结果偏离很远,所以建议把运营权拆分成三期,第一期3年,第二期9年,第三期21年。”

技术员:“我们对其技术团队会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在司法和公安之间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数据中台。其中涉及到很多涉密数据与非涉密数据的管理和分发问题,我觉得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技术力量的团队来处理运营。”

采购专员:“其他部门还有什么意见,我这边开始写招标内容了。”

监狱长:“那咱这个项目管理权是放在我们监狱吗?”

省厅长:“当然放到你们那个监狱了,风险这么大,缓冲区就靠你们了,哈哈哈。”

监狱长:“哈哈哈,好的,既然是我们自己挖的坑,怎么滴也是我们自己来填啊!”

省厅长:“我省监狱的数字化改造试点就靠你们了。”

三天后 开始投标

运营商基本上都到了,大厂也全到了,竞争异常惨烈。

评标会

监狱长:“四大运营商的运营指标是怎么写的。”

评标专员:“他们都是说4:6分成,他们拿4,我们拿6。”

监狱长:“没有了吗?”

评标专员:“他们说初期运营费用他们出,而且还给咱导流!”

监狱长:“啥!他们给咱导流?他们有那么多人要进来吗?”

评标专员:“哈哈哈,是说他们后台有出狱人员数据。”

监狱长:“他们那个数据有个毛线用啊,早刷新了。大厂怎么说的呢?”

评标专员:“大厂说运营分成他们分文不要,只要给他们运营权就行了,还给咱倒贴一些运营资金。”

监狱长:“我草,太夸张了,不知道葫芦里卖了什么药。还有什么公司来投标吗?”

评标专员:“有个叫做立新的科技公司说跟咱3:7分,但是是他们7我们3”

监狱长:“这么黑?”

评标专员:“但是他们还有一个指标是用黑体字加粗的,他们的目标是将出狱人员再犯罪率降低至0.2%。”

监狱长:“哦?那别家公司有没有说这种社会性指标呢?”

评标专员:“都没有写,主要立新科技一家这么写的,而且是用黑体字加粗写的,分成是他们的小指标。”

监狱长:“看来只有这家公司懂咱们的真实需求,把标书全部提交给省厅评委专家组审核,我们这一票投票给立新科技。”

省厅

经过多方会审评标,立新科技运行目标与我国国情相关,并且有这深厚的行业认知,评标结果对外公布,各家运营指标也挂到公网上对外公示。立新科技以8.5分领先第二家0.5分优势中标。

后面开始安排前往立新科技调研

监狱长:“你们立新科技中标了,可是你们人都在监狱里面后面怎么运营呢?”

我:“我们cfo即将出狱,外面的场地和人员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参观。”

监狱长:“你们居然在2009年就注册了立新科技,你们当初就打算做这个项目吗?”

我:“哈哈哈,不是不是,谁没事就想跑进监狱里面来搞创新啊。”

监狱长:“是不是你们互联网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你们就计划往监狱里面卷了?”

我:“真的是为了国家未来,哈哈哈。”

老头子:“我下周一出狱,公司会安排人来接我的。”

食堂 私下

我:“大爷,你是怎么搞定这家立新公司名称的?”

老头子:“那天不是让你们两个傻屌签字吗?签完字我就买了一个空壳公司,刚好名字叫立新就买了,花了我50w,回头你下一轮融资还给我。”

我:“你大爷的还是你大爷啊,你真有一手啊。”

上铺兄弟:“下周一恭送财神爷正式入住立新科技,外面的一切事务就交给你,大爷了。”

我:“我草,大爷你买的这家公司财务没啥问题吧,不会搞出一堆bug吧。”

老大爷:“嘿嘿,你都签字了,你慌个屁啊,哈哈哈”

我:“你可不要玩我们啊”

上铺兄弟:“遭老头子坏的狠,看来监狱内部创业风险很大啊!”

天气不错,试运行,接着忽悠,监狱元宇宙

立新科技在商务核心区的写字楼里面,就是那种外面看全是玻璃的那种大楼,闪闪发光,闪亮耀眼。CFO的办公室里面已经挤满了各种来路不明,但又在排队的投资人,场面异常精彩。老头子叼着雪茄吞云吐雾,大腿上还有一个比他高出2个头的金发妹纸。

只见一个西装男高高举起举起自己的名片,名片上赫然写着黑杉资本亚洲合伙人,激动的表情好像在争一个跟老头子靠近的机会。另外一个寸头男就更夸张了,直接站在凳子上大声说道我是特么的软金资本的投资总监,你们快给我让一让啊。此时只见一个身着蓝色外衣,咋一看估计是D的女人穿过人墙,从自己香莱儿包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扔到老头子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坐到大爷的右腿上,拉着大爷的领带,转过头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这些美元基金还是离这个项目远点,这项目是我们清哥资本看上的,你们还是不要争了。”

黑衣男:“你们清哥资本怎么了,很牛逼吗?我啸虎哥还没发话呢,你们就觉得这个项目A轮一定会轮到你们吗?”

老头子:“谁说我这轮要找A轮了,我现在想找个天使轮,种子轮我自己投了,我就占了5%,你们觉得我要是转让出去什么价格比较合适呢?”

蓝衣女:“爷爷,只要您开个金口,我们清哥资本就跟着您走。够意思了吧。”

大光头:“我们敢想集团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希望老爷子给个机会啊。”

老头子:“我看你们不是什么敢想集团,是乱想集团,你现在还是人民币基金吗?”

大光头:“爷爷,是啊,您让我变什么基金就变什么基金啊。你要人民币基金无非是想在国内上市啊,监狱数据当然不可能上交给米国人了,我们肯定不会拿美元基金来投的,更不会去华尔街上市了,就在咱大A上市。”

老头子:“哎呦,你们这资本来路干净吧,不会LP里面有很多外国人吧。”

大光头:“爷爷您放心,都是我们集团董事长私人出的钱,保证干净。”

老头子:“我草,那老家伙现在还是中国籍吗?”

大光头:“妥妥中国籍,灵活国籍。”

老头子:“我草,牛逼,无情啊。”

黑衣男:“老爷子这项目要是我们投了,我们不光出钱,我们还会提供强大的社会资源。”

老头子:“啥社会资源啊?就是扔在大街上面的那些个没用的自行车?”

黑衣男:“当然不是了,这个你要是选了我们谈下一轮,我们再细聊。”

老头子:“我是想不到这个小项目,居然惊动了各位重量级的资本大鳄啊,但是情况说好了啊,我老大最后选哪家还是他说了算,我就是个小小的CFO。”

---------------------更新-------------------

监狱探监室

老头子:“小伙子,今天来了20多个资本都是有头有脸的,各个牛逼轰轰的,要投咱下一轮。”

我:“有国资背景的吗?”

老头子:“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们打交道比较少,只认识一些欧美和东南亚的资本了。”

我:“大爷啊,你还是想想办法,给咱弄几个国资背景的资本进来。这些美元基金和民间资本对咱项目帮助不大啊。”

老头子:“为什么啊?”

我:“后面计划咱这项目得象咱高铁一样走出国门,面向世界,他们这些资本的名片代表不了我们国家的基建实力。”

老头子:“你后面到底想干啥啊?”

我:“我透露一点给你啊,你可千万别说啊。”

老头子:“我不会说的,就咱两个知道。”

我:“打造新型的元宇宙监狱,采用虚拟现实技术让VR罪犯在咱们的监狱里面,戴着我后面设计的VR设备改造自己。”

老头子:“戴个VR眼镜改造自己?怎么改造?”

我:“这个项目的计划叫做平行狱宙,A世界是现在的现实世界,B世界就是这个里面的监狱世界,我们后面会在监狱世界建立一个元宇宙中心。”

老头子:“我懂了,你是想把服刑人员都搞进监狱元宇宙里面去建设元宇宙监狱,把这些人都关在元宇宙里面。让他们在元宇宙里面建房子,造大楼,搞特么的NFT,卖地是吧!”

我:“大爷,你虽然懂的多,但是你对技术一窍不通,话说那些现在搞NFT的都不是啥好人,因为你想想啊,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AI技术多么发达了啊,为什么还需要犯人徒手去创造虚拟艺术品呢?我后面要设计的监狱元宇宙的场景搭建功能非常简答,只需要一声“剑来”,整个元宇宙系统就会根据你平时的喜好,性格特征,童年记忆,内心向往等等需求信息自动搭建出你想要的场景,根本就不会给那些搞NFT的伪艺术家们的机会。”

老头子:“我去,你个家伙脑洞可以啊,你这是要搞监狱修仙元宇宙吗?但是这个跟走向国际有什么关系呢?”

我:“哈哈哈,因为我已经搭建了通过元宇宙技术,降低劳改犯再犯罪率的平台了啊。”

老头子:“我草,这是不是你主动入狱的根本原因?你想搞监狱元宇宙是不是啊!”

我:“不告诉你,哈哈哈。”

------更新------

监狱外面

路人甲:“老板你什么时候付我们工钱?”

肥头大耳:“什么工钱不工钱的?”

路人甲:“我在这里干了三个月你都没有发我工资。”

肥头大耳:“毛线工钱啊,给你500块,爱要不要,反正报警这事公安也不会管,我劝你们还是回老家,别特么来城里混。”

路人甲:“我给你看个东西。”

只见路人甲掏出一个手机,手机里面跑着一个app,app聊天群里显示有2000个人,都在这个市,然后聊天内容是一段肥头大耳不给钱的偷拍视频,下面紧接着就是一个浑身纹身的大光头说再不还钱,下午就派人把肥头大耳大卸八块,肥头大耳当场认怂迅速打钱。路人甲对着手机哭着说,各位兄弟我们出来混真不容易,还是咱app厉害啊,下次让监狱里的兄弟开发个滴滴讨债功能,然后咱们搞个公司,召集从监狱里出来的兄弟讨钱就行了,暂时就叫立新讨薪项目组。

更新 三天后 立信世界

厅长:“监狱长,司法厅接到举报,公安厅那边也接到举报,说有出狱的立新人使用APP对市民实施勒索,勒索使用的工具就是APP里面的聊天群聚集了成千上百的立新人,这件事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监狱长:“我们看了APP提供的录屏内容,发现很多问题都是欠债的老板不付工人薪资,导致的纠纷问题,而立新APP社群功能对这老赖起到了威慑力,所以这件事是双重性质的。一方面降低了因讨债问题导致的暴力犯罪事件,另一方面也导致了不法分子利用这个威慑漏洞去进行勒索。我们会改良一这个设计,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出现。”

厅长:“监狱长同志你要知道一个简明扼要的道理,任何威慑力必须要有政府掌管,任何威慑力一旦失去监管,沦落到罪犯手里,那就会变成犯罪的利器,到时候就为时已晚了。”

监狱长:“好的,我们会暂停一下社群功能,然后改良设计之后向您汇报之后在重启该功能。”

厅长:“好的。”

监狱内 立新项目组

监狱长:“你个老六,现在有人在外面用立信app的社群功能召集了成千上百的出狱分子,对一些市民进行勒索。这事你后面打算怎么处理?”

我:“我看来视频,主要还是有人欠债不还导致的,这些老赖的确讨人厌。”

监狱长:“我问你怎么处理,不是让你骂几句社会不公的。”

我:“我觉得科技就应该让世界变的更加公平,要不然靠人际关系吗?那些老赖为什么横着走,不就是因为觉得欠债他们也不用怕,身后可能有些人替他们撑腰,让他们可以嚣张吗?”

监狱长:“小伙子,不是你这么理解的,一些小猫小狗的小老赖你怎么去处理,连房地产的那些大老赖都很难处理,你这还有什么神奇的想法可以摆平这些老赖吗?”

我:“放心吧,我会上线一个新功能,老赖数据库,那些欠钱的老赖可能被我们的app锁定的。”

监狱长:“你暴露他们的信息某种情况下也是一种泄露隐私啊?这也是违法啊!”

我:“如果我偷偷用手机对着你的脸,然后偷偷给你显示一个打分,而这个打分代表了你的诚信度,这算违法吗?”

监狱长:“如果你的处理逻辑是通过其背景数据做了分析,那么这个就属于违法啊!”

我:“如果对方自愿接收我们APP的协议呢?例如,你现在正在使用立新APP招聘临时工,你需要接收我们的协议才可以激活你的免费招聘功能呢?”

监狱长:“你想做一个全社会诚信数据库吗?”

我:“我要给立新app加一个立信模块,用于采集社会上的每一笔交易,交易的背后双方都要用我们的app签下诚信契约,谁违反了契约就会被我们的app踢出去,永远被我们的app拉黑。请问这还违法吗?”

监狱长:“你是打算用中央数据库技术还是分布式数据库技术。”

我:“区块链用于每一笔交易的自主备案,但是云端也会自动记录一份交易信息,如果两个信息对比有不同,那么以区块链提供的数据为主,因为篡改中央数据库过于简单,但是篡改客户的端数据库还是要等量子计算机普及了再说吧。”

监狱长:“那你先暂停社群功能,先把立信功能做出来,然后我们再在社群中推广这个功能。”

我:“好的,这个功能上线之后 我们还会上线一个更加强大的功能。”

监狱长:“你如何确定终端用户会使用我们的立信功能呢?”

我:“咱们监狱是不是省司法厅旗下首席旗舰监狱?”

监狱长:“哈哈哈,旗舰监狱,哈哈哈,是的。”

我:“那不就行了,是司法厅的意思,我们不说,但是他们自己心知肚明,哈哈哈。”

监狱长:“你这是狐假虎威吗?”

我:“监狱长你这么说就不好听了,我这明明就叫做为人民服务。哈哈哈”

监狱长:“哈哈哈, 我明天去给厅长汇报一下。”

探监室

老头子:“小伙子,最近公司业务不错,尤其是立新贷,帮助很多出狱的人走向正轨。”

我:“很好奇这立新贷单笔金额是多少?”

老头子:“现在主要集中在出狱人员子女上学方面,解决他们子女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

我:“这个项目很好,那他们的还款能力如何呢?”

老头子:“跟东方教育做了个职业培训公益项目,免费给立新人做技术培训,例如那个王凯子就被安排去学厨师了,现在在一家小饭店做厨师,月入5500块,然后给女儿每月2000的生活费,虽然离了婚但是长的帅,认识了一个不错服务员,如果他继续这么正经下去,估计年底可以回老家结婚了。对了王凯子现在改名叫王立新了,哈哈哈。”

我:“也就是咱立新贷还是个好事了,给立新人有了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了。”

老头子:“也有不靠谱的,之前有吸毒者前科的,居然拿着贷款去吸毒,现在银行对吸毒有前科的在做非常复杂的风险评估模型,不能放弃他们,也不能放任他们。等模型做好了,提交给你们开发组。”

我:“那最近的立信契约呢?”

老头子:“已经有25家律师事务所提供了免费接入服务,主要是给了2500名实习生对劳动维权的实战机会,律师也很开心,毕竟这些实战数据会纳入以后职业考核中的。”

我:“是不是还有个志愿者什么的考核?”

老头子:“志愿者主要是想进入为人民服务的团队,所以还是有不少年轻律师申请成为立信契约守护人的。”

我:“想不到反馈不错啊!”

老头子:“现在有个更复杂的问题,其他普通社会组织也想加入立信契约项目,不知道现在服务器和产品设计能不能满足后期业务发展需要。”

我:“产品设计会继续让老金做需求调研,但是需要你把那些社会上的组织,带进探监室来进行需求交流。”

老头子:“这探监室坐的下吗?会不会挤占了太多社会资源。”

------更新-----

监狱、外包、重启

上铺兄弟:“老大我想把软件外包业务在搞起来,你看看行不行啊?”

我:“兄弟,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搞外包那么苦逼价格又上不去,你想怎么卷呢?”

上铺兄弟:“老大其实我早就跟外面兄弟通过气了,外面现在没咱们有优势了,主要有三个原因:一外面现在疫情一出事都特么的要被封了。咱们这个地方天然隔离,即使见了面也是电话交流,首先不用考虑被疫情侵袭。第二咱们这边现在属于封闭开发,保密性极强,什么军工项目咱们也可以接着干,找监狱长搞个涉密资质,咱还可以干军工项目,咱这里什么人才都有,早几天又关了一个顶尖黑客,哈哈哈。第三咱以后出去了,好歹还可以把一些项目转换一下,留点利润咱自己发回去买房娶媳妇啊。也有钱赚啊!”

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接外包项目吗?”

上铺兄弟:“为啥?”

我:“咱们现在在监狱里,如果监狱说你给我开发软件,我给你减刑,但是不给工资你干不干?”

上铺兄弟:“可以啊!”

我:“如果你辛辛苦苦打造的团队后面不归你管了,你干不干?”

上铺兄弟:“给我钱就行了啊”

我:“如果不给钱呢?”

上铺兄弟:“那肯定不行吧!”

我:“那你跟监狱老大说说看呢?”

上铺兄弟:“那换个自由身也行啊!”

我:“你个傻帽你要是出去了,你还有什么了?团队又不归你,也不归我,我们只是在这里坐牢啊,你别搞错了啊,出狱了咱们可能跟这就没有关系了,我们只是项目发起人,项目产权归监狱方啊!”

上铺兄弟:“那咱们不是在外面有公司吗?”

我:“你傻了吧,那个公司是运营公司啊,运营你懂吗?我们在监狱里面坐牢才有了这个资源,要是自由了,那监狱跟咱还有多大关系啊!”

上铺兄弟:“我草泥马,岂不是判了无期才是核心竞争力啊?我判了三年,明年就要出狱了,要不然我再申请多判几年?”

我:“哈哈哈,不需要!”

上铺兄弟:“哪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我:“想过个几天再告诉你,反正这事肯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更新------

过了三天,上铺兄弟瞒着我接了一个外包项目

上铺兄弟:“特么的这客户真是傻屌一个,自己完全不懂需求在那里胡乱设计,真是厌烦了。”

我:“你是不是脑残去接外包了。”

上铺兄弟:“对啊,项目签了200万,做一套元宇宙资产管路系统,其实就是NFT资产管理工具,面向2C市场的,结果对方给的需求就特么的一个产品名称,NFT管理工具,哈哈哈。”

我:“你没有看到完整需求,你签你妹的合同啊!”

上铺兄弟:“中间人说项目很简单,就是做个钱包里面存的都是NFT,谁知道合同签了他们拿不出需求,还让我们快速干完。”

我:“那你合同里面包含设计部分了吗?”

上铺兄弟:“没仔细看”

我:“这就是你这么多年不赚钱的原因吗?合同你特呀的都不好好看,你还能干外包?”

上铺兄弟:“不是中间人说简单吗?”

我:“赶紧给老子翻合同去,别特么的没事给自己挖大坑,到时候填不平,你自己进去肉身填好。”

上铺兄弟:“卧槽,包含设计软件,咋整?就是我们说了算吗?”

我:“你知道2c软件什么最值钱吗?”

上铺兄弟:“当然是创意了”

我:“创意值个屁钱,2c互联网行业三大法则 创意提出法则,创意实现法则,创意运营法法则,最赚钱的公司是涵盖这三大领域的公司,只能掌握其一的公司都是苦逼和垃圾公司。”

上铺兄弟:“创意不如实现,实现不如运营?”

我:“看来你还是有脑子的。”

上铺兄弟:“那咋整呢?”

我:“先去按照数字货币软件抄袭一下结束了,美其名曰对标美帝最强NFT。”

上铺兄弟:“我特么的查过了,有一款app现在地表最强,但是也是咱们国人开发的,只是在欧美运营。”

我:“这样吧,我觉得我们自己开发意义不大,找个开源框架改一改,git上就不用看了,找个收费的开源平台看看。”

上铺兄弟:“啊呀,搜到了一款,国内网站破解版收费88元,正版1280美金,咋整?”

我:“当然是先买88的了,等对方尾款付了正式上线运营了,再把1280美金打过去。”

上铺兄弟:“那下面怎么办?”

我:“你这是傻吧,研究完这个框架然后逆向写设计文档啊!然后当方案报过去。”

上铺兄弟:“好嘞,好嘞”

我:“你这项目客户是谁?是用谁的公司名义签的合同?”

上铺兄弟:“客户就是CFO大爷啊,他自己想做个app玩玩,哈哈哈。当然是用立新科技签的合同了。”

我:“我草泥马,你们两个老六,真是可以去硅谷拍戏了,真是特么的脑袋坏了,咱现在监狱元宇宙就要开发了,你在这还接外包项目?你们两个老六,真是宇宙无敌的老六。”

上铺兄弟:“哈哈哈,我看到外包项目就眼睛发光啊,不要怪我了啊,还不是给咱元宇宙摸河吗?”

我:“我先不跟你废话了,马上要去给监狱长汇报我们元宇宙部分的设计,你最好拿上笔记本跟我一起去开会。”

监狱长办公室

监狱长:“你元狱宙设计好了?”

我:“是的,已经设计好了,请看我们ppt。”







未完待续